中午吃什么?"文冒出这么一句,提醒了齐叔

 
  "行了,下午再聊,先回去吃饭!"齐叔这才放下脸来,语气和缓了些。
  秀于是笑吟吟对文说:"要不你下午跟我说,要不你直接跟林劲说,他做主,你们哥俩呀,真像。"
  不曾想,秀这一句话,一下子把事情全给弄乱了!
  原来,秀想当然觉得文是想和她说默默的事。齐叔也这样认为。而文却不知该怎样去解释。
  齐叔眉开眼笑道:"噢……噢,呵呵,错怪你了。要不你先说,吃饭不急,吃饭不急,我还没做呢!要不就下午,阿秀说得也对,直接跟林劲说。嘿……嘿嘿!"
  文无话可说。
  一路出来,文和齐叔并排走在街弄中,文低着头,始终不知该如何去释放此刻内心的郁闷。
  倒是齐叔一路上不断地望一望文,然后得意地笑。
  文突然停下来,说:"啊……"
  "说,怎么啦?"齐叔笑眯眯地看着文。
  "中午吃什么?"文冒出这么一句,提醒了齐叔。
  一路上琢磨着文和默默好事的齐叔,这才觉得着实饿了,一拍脑门,说:"哎哟,我都忘了,还没做呢!太高兴了。走,咱爷儿俩到镇口去吃,我请客。"
2.吐露心事
  逢源双桥边餐厅里,两人坐在靠窗桌边,一人一碗面,还有三两个菜,两杯绿茶。文埋头苦吃,齐叔无心吃饭,总是盯着文看,弄得文怪不自在。
  "您怎么不吃?"
  "不饿,你多吃,这碗也给你。"齐叔将另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也推到文的面前,热情洋溢地说,"小子,你的想法要不就先跟我说说?"
  文莫名其妙,无从说起,只得继续埋头猛吃。
  而秀回到家里,也麻利地收拾了几样饭菜,不一会儿就摆上桌来。劲已经在桌边坐好,正埋头用计算器算着账。
  "别算了,吃吧,我跟你说件事。"秀招呼着劲。
  "说!"劲还在算账。
  秀凑过去,小声说:"你知道今天方文在染坊站了一上午是为什么吗?"
  "为什么,你又不让我问。为什么?"劲头也不抬。
  秀更小声地说:"因为默默!"
  劲一愣,抬起头来,惊讶之后又冷静下来,看了妻子一眼,不能相信:"瞎说。"
  "真的,他自己说的,齐叔也在场。"秀言之确凿的样子。
  劲这才信了,立刻来了精神,赶紧问:"真的?他说什么?"
  "小点儿声!他说……反正他会自己来找你说。"秀看了看楼上。
  劲高兴地笑起来,一拍桌子,感叹道:"哎呀,太好了!我一直就觉得他们俩般配嘛。真是太好了,这下可算了了我一桩心愿。嗯,方文是个好人,爹妈也放心了。"
  秀赶紧提醒他:"哎,你先别跟默默说呢,等方文自己来说之后,再……"
  "我懂,这种事我懂。哎呀!你说我这哥们儿还挺传统,都什么年头了,还要先征求同意。自由恋爱不就得了,像我当年……"
  秀立刻嗔怪道:"你当年还和谁自由过?"
  "我……我就是要说你呀,我追你的时候,哎,巧了,都是在染坊站着。我们真是太像了……哎,就是我读书少了点,可这读书多的还挺古板。方文像是这种人,不像我这样自由,奔放,果断啊……"劲越说越高兴,有点手舞足蹈了。
  "行了,又开始吹牛,记着啊,先别跟妹妹提,你这个快嘴。"秀连忙端过饭碗,打住了他。
  劲趁机要求:"我知道,哎,拿点酒,今天我可得喝点。"
  "又找理由喝酒。你可记住啊。"秀再次叮嘱了丈夫一句。
  劲拍拍胸膛,说:"知道!拿酒来!"
  秀这才冲楼上喊道:"默默,吃饭了。"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lonerights.com/aomenyonglizhuce/2018/0514/7.html